南京江浦石灰窑的历史变迁



商悦传媒   2019-02-13 10:51

导读: 村庄的变迁往往印证了一个时代社会、历史发展的轨迹。在南京市浦口区的西北部有个石灰窑村,曾是有着三四百...

  村庄的变迁往往印证了一个时代社会、历史发展的轨迹。在南京市浦口区的西北部有个石灰窑村,曾是有着三四百户人家、上千人口的大村庄,楚霸王项羽败走垓下,停留此地晾过铠甲。这里曾有北方移民、政客、僧人、实业家、官员、学生、戏子、地下党、、大刀会、土匪和为生计的农民,一个小村庄折射了时代的更迭。

  石灰窑因境内有烧制石灰的窑而得名,后改称为石窑村。村后的黑石包山、宝塔山、泉眼山、龙山,山山都藏有上好的石灰石,烧出的石灰轻、白、细、黏,是上好的建筑材料。俗话说“靠山吃山靠水吃水”,石灰窑一大半人都在山上烧石灰,村民忙时务农,闲时割柴、采石、烧窑、卖石灰,均为个体土法烧制。

  据《江浦埤乘》记载,早在乾隆初年,有个名叫刘芳的溧水人,受利益驱动,携资来这里,要求地方官吏准其在西山开矿。江宁知府沈孟坚作了“力陈其可”的批示:窑厂多设深山,今孟泽觜庐墓星罗,不可一;例载,窑户不许外方人冒充,唯同乡休戚相关,不致妄挖。今刘芳外县无赖,显与例背,不可二;煤路蛛丝马迹,势必震动墓宅,不可三;江南人情信风水,一经开凿,便疑为破伤地脉,必至聚众酿案,不可四;招徕矿徒,半皆亡命,虽设法钤制,流毒不浅,不可五。地方官吏不但废除了此议,还勒碑永禁于斯山开挖煤矿的禁令。但从上世纪60年始,对石灰等建材的需求量急剧增加,陆续办有石灰厂、采石厂、水泥厂、五金厂等企业。青山因为常年开采多了一道道不可修复的伤疤,马路因为频繁来往的卡车“红旋风”被一次又一次地压坏,漫天飞舞的沙石、灰尘和鸣笛声打破了村庄本有的宁静。进入新时代,人们逐渐意识到“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”,石窑村庄进行了整体搬迁,采石成为了历史,这里变得山清水秀,清澈见底的万寿河穿城而过,水库星罗棋布,天然的绿色生态屏障好似一条绿色的巨龙。

  “天下秀山僧多居”。西山曾有多所庙宇,而又以其中两所佛教寺院最有名气,一个位于山之阳,一个立于山之阴而隔峰相望。前者罗汉寺,后者独峰寺,两寺都有千年的历史。不同的是,罗汉寺已不存,独峰寺抵今依然晨钟暮鼓,香烟缭绕。《江浦埤乘》载:罗汉寺,在治西四十里翠云山之阳,宋太平兴国年间建。相传,地藏王菩萨率五百罗汉去安徽九华山,途经石窑,因见西山景致与九华山颇有几分相似,便停留了一会儿。后人为留住这段佛缘,便在地藏王菩萨落足之处建了一所庙宇,以“罗汉”命名。自明代以来,石窑先后有佛教、道教、伊斯兰教、教活动,以佛教活动最为兴盛。历史上罗汉寺曾多次修缮,庙宇最大的时候占地数百亩,当地人流传:“跑马关山门。”关个山门竟然要以骑马代步。因战乱与其他灾难的破坏,致使罗汉寺屡毁屡建,屡建屡毁,上世纪70年代中期,在寺址下游建水库,寺址淹没。此外还建有朱刘庵、晾甲庙、长寿寺等,这些庵庙在“文化大”中被拆除。

  初年,星甸地区匪害频发,村民为防备土匪掳掠,成立刀会组织,会址一般设在祠堂或寺庙中,周围村民参加,每户至少有一个男子参加,多者不限,也可出钱免役。持刀者占大多数,故称“大刀会”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大刀会被人民政府解散。抗日战争期间,遭日寇袭击,县政府迁至石窑董家祠堂,被称作“西政府”(因在江浦西首)。

  1939年,矢志抗日救国的知识青年于石窑赵氏宗祠创办“教育部战地巡回教育团江浦补习社”(今江浦中学前身)。1943年,江全(江浦县与安徽全椒县)县北山区委成立后,在石窑村建有北山区游击队。江浦县政府主办的报纸《江浦民报》社迁到石窑,新四军领导下的江和全(江浦、和县、全椒)工委胡克诚,以编辑身份进入《江浦民报》工作,宣传抗日、发展地下党员,及时地向沦陷区人民发出抗日呼声,鼓舞全民抗日勇气。1949年2月,石窑村驻扎中国人民解放军,为准备渡江战役进行练兵。石窑村民自发参加送弹药、抬担架、送水、送饭,全力支援解放军渡江。1949年4月,江浦攻克后,成立石窑支部。